中国射击新老交替“分水岭“ 老将淡出后生崛起

  沈阳9月6日电 题:中国射击新老交替的“分水岭”

  记者 张子扬

  鏖战了六天的全运会射击名目6日落下大幕,少年“抢班夺权”、老将“老而弥坚”,四年一次的“神枪手”聚会,再度上演了各种“版本”的励志故事。

  “老枪”不再“当道”

  其实51岁的高娥没想过制造传奇,但在以“技巧和心态”为主导的射击场,她可以轻松用成就“淡化”年龄的弱势。

  作为本届全运会射击名目的最大看点之一,这位“八朝元老”以14中的成就摘得冠军。但对于已将全运会冠军“拿得手软”的她来说,奥运会的吸引力则更大,她说,“她的运气永久
是和奥运捆绑在一起的。”

  高娥的坚持在于奥运,而陶璐娜的坚持则在于“完成心愿”。因为这位奥运冠军从未品味
过全运冠军的滋味,她的口袋里独缺这枚金牌。

  “我来沈阳从没想过是‘重在介入’,我来等于为了拿金牌,”只管在两个名目上都没进入前八,但陶璐娜仍然

依据不想听到她被列入“虽败犹荣”的队列,“我爱这个名目,简直为了射击付出了全部,只管输了有遗憾,但我的新生活才刚刚启程,我知足了。”

  老枪真的“当道”了吗?“银王子”谭宗亮将这种“谬论”否定了。在良人10米气手枪决赛中,他将简直到手的金牌送给了山西小将刘毅,再次接受“千年老二”的雅号。

  “冠军我也想得到,但得不到,我会替别人祝贺。”谭宗亮说,“竞技体育总会有遗憾,我认为遗憾对每个人的认知会有所不同,对我而言,这份遗憾等于完美的。”

  “后生突起” 面向巴西

  输掉比赛那一刻,老将贾占波涌上心头的一句话是:“未来,总要留给年轻人。”

  宛如他预测的那样,这届全运会,将是多个名目新老更迭的“分水岭”。17岁的杨浩然,成为新人突起的“第一主角”。

  这名首次参加全运会就战胜了朱启南的新秀,有着鲜明个性:穿着时尚,胆大心小,充满斗志。

  在他眼中,不偶像,惟独自己。“我不想成为第二个谁,我只想成为第一个杨浩然!”

  17岁的新人射落金牌,27岁的刘毅也迎来了属于他的光辉
。这位给谭宗亮做了多年的陪练,“传承”了长辈的“衣钵”,又一次在良人10米气步枪决赛中,将师兄“摁”在了亚军席上。

  他否认,“知道谭宗亮的心理素质差,自己关键时刻咬紧牙关,硬是顶住了。”

  广东21岁的小将陈可汗也是用最后一枪转变了运气,胜利坐上国家队主力的位置。他坚信,“等到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,就能验证这个全国冠军是多么的重要。”

  新规则“绊脚石” 中国军团难言“一帆风顺”

  即使在收官之战拿到一枚金牌,但奥运冠军朱启南仍然

依据对国际射联启用的新规则心惊肉跳:“我真的没完全弄大白。”

  综观六天的赛事,“新规则”无疑是射击场上、场下最受人关注的话题,奥运冠军陶璐娜、谭宗亮、贾占波、邱健等人纷纷止步资格赛,或在最后阶段被“一枪致命”,他们之中有的因实力不济被淘汰,有些人则被新规则耗尽了心力。

  不过在中国射击队总熬炼王义夫看来,新规则的不确定性,加剧了老将、新秀“分庭抗礼”的局势,有些结果在意料之中,但更多是在意料之外。

  “但我认为,不论国际射联出台哪些规则,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。”他说。

  在伦敦奥运会上,中国射击队仅有两枚金牌入账,对于新的奥运周期,王义夫向所有人发出了警讯,“面对新局势,面对新规则,射击人还需要有紧迫感,因为2016,真的即刻就到了。”

  王义夫强调,不论新人还是老将,“各人都站在同一起跑线,今后对运动员在比赛中的才能要求也有所加大。谁的才能强,谁就能坚持到最后。”(完)  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xdccsearch.com